fbpx
Home 農場動物 電影導演冒險臥底 親自參與獵獅活動 揭戰利品狩獵實況

電影導演冒險臥底 親自參與獵獅活動 揭戰利品狩獵實況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如果想要真實了解你希望結束的產業實況,你會怎麼做?現居於澳洲墨爾本的電影工作者Rogue Rubin決定設定一個假身份,成為他們的一員!上(11)月底,關於非洲大型獵物狩獵的紀錄片《Lion Spy》(意為「獅子間諜」)在澳洲上映,導演Rubin透過迎合戰利品獵人喜好來獲得與他們同行拍攝的機會,而她希望這部電影能帶來改變,並結束戰利品狩獵。

《Lion Spy》導演Rogue Rubin。   取自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Lion Spy》花了七年時間製作,原先在影視娛樂產業工作的Rubin,在2014年的某一天看到了一則來自南非網紅(Influencer)的Instagram貼文,而它徹底改變了她的生活:這則貼文聲稱獅子可能很快就會滅絕。小時候在南非生活、對非洲有著深厚感情的Rubin感到很震驚,她:「我知道大象瀕臨滅絕,我知道犀牛瀕臨滅絕,我不是笨蛋,至少我不認為我是,但我不知道獅子會瀕臨滅絕。」

當時Rubin正在對職涯感到懷疑,不想再製作以緋聞和娛樂為主的脫口秀節目,因此在閱讀這篇貼文後,她辭去了工作,前往南非了解狀況,但結果令她大失所望,發表貼文的網紅聲稱正在努力拯救獅子,但卻無法回答一些例如野外還剩多少獅子之類的基本問題。此外,她還遇到了一些人宣稱圈養獅子是為了拯救牠們,但後來卻發現這些飼養場所和籬內狩獵(canned hunting,在小圈地內獵殺圈養野生動物)掛勾。

撫摸幼獅騙取愛心 動畫揭籬內狩獵的殘酷真相
南非宣布重大決策 接受專家建議 開始計畫結束獅子養殖業

Rogue Rubin在所謂的「庇護所」裡撫摸幼獅。當時她並不知道這是產業鏈的一部分,在這裡出生的小獅子最後大多都注定要因人類需求而死。   取自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最令人困惑的是,她遇到的一些人聲稱狩獵獅子實際上有助於保護牠們,因為戰利品獵人支付的鉅款──其中大多數是來自美國和歐洲的有錢白人,Rubin表示,64%的獅子戰利品獵人來自美國──能幫助維護保護區和和支付護林員薪水。他們告訴她;「如果付錢了,牠就會留下。」(If it pays, it stays),而這種說法獲得了一些保育人士和狩獵遊說團體的支持,讓她不知道該相信什麼。

幾個月後,在Rubin要回到澳洲前,她拜訪了住在南非的辛巴威人Chris Mercer,後者曾發起一場反對籬內獅子狩獵的運動,他向她解釋一切,並給了她一個很簡單的關鍵:「如果我們要拯救獅子,就必須揭發戰利品獵人和他們的謊言。」回到澳洲後,Rubin得出的結論是,她能正確理解狀況的唯一方法就是親自去打獵。

最開始,她用真實身分詢問了一些狩獵用品商自己是否能一起去打獵,但都以失敗告終,因此她決定換個方法,給自己在社群網站上設定一個名為Joni Michelle Kiser的美國攝影師假身份,她:「我想我最好成為他們的一員,我在Facebook上說我喜歡吃肉,但我其實是素食者(在臥底期間,猶太裔的她透過宣稱只能吃猶太潔食,避開了大部分需要吃肉的時刻,Rubin表示獵人們非常尊重宗教);我說我的觀點比他們更像個共和黨人,我創造了這些符合會喜歡戰利品狩獵的人的刻板模式。」

這個方法奏效了,Rubin獲得了狩獵的攝影實習機會,讓她能夠拍攝到這些照片和鏡頭,而這改變了她本來的計畫,自2014年開始,她不只參與了南非的獵獅活動,還參與了各種形式的狩獵,因為她必須證明自己夠格被邀請參加獅子狩獵。這事實上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行動,她必須單獨和多位男性在距離最近的城鎮也有數個小時車程的叢林深處狩獵,而在那之後,她也收到了分別來自動物權利活動家的死亡威脅,和不喜歡她花太多時間和自己丈夫在一起的獵人妻子的恐嚇,並且在2017最後一次狩獵活動中重重摔傷骨盆,隨後還被診斷出罹癌,導致紀錄片的製作被擱置,但Rubin最終仍完成了它。

Rogue Rubin以臥底方式參與大型獵物的戰利品狩獵。   取自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戰利品狩獵在保育工作中扮演的角色很複雜,支持者說,它為偏遠社區帶來了急需的金援,並為有助於保存獅子的棲地保存和反盜獵措施提供資金;批評者則表示,戰利品獵人支付的鉅款中只有一小部分流向了這些社區,用於保育的就更少了。不過,在對獅子的威脅方面,雙方都同意,戰利品狩獵的威脅低於叢林肉狩獵(供應當地)和獅骨需求(供應亞洲藥用市場)、為了保護牲畜而產生的人獅衝突、人類侵佔獅子棲地等威脅。但Rubin認為,有強大的利益集團正在瘋狂地掩蓋獅子所處的險境,而這些利益集團往往和戰利品狩獵業有關。

在電影裡,Rubin拍攝了南非職業獵人協會(Professional Hunters’ Association of South Africa)會議的鏡頭,該協會將其成員描述為「保育人士」,其中一位演講者預測獅子可能會在15年內滅絕;她也詳細介紹了美國川普政府如何廢除將獅子歸類為「瀕危」的環境機構,並以一個委員會充滿了獵人的新機構取代;當然還有獵人殺死獅子、斑馬、長頸鹿等動物的鏡頭,她說:「我甚至沒有把最糟糕的東西放進去,因為感覺太多了。」

她還追蹤了各種「保育」團體和科學家之間的聯繫,這些聯繫通常和狩獵遊說有關;她向觀眾展示,儘管有些獵人在談論以徒步狩獵、人道獵殺以及只帶走經過精心挑選的動物的「公平狩獵」,但現實卻完全不同:經驗不足的獵人為三週的狩獵行程支付了高達15萬美元的費用,從卡車後方瘋狂開槍(據說這種做法不被贊成,但似乎很普遍);受傷的動物踉蹌地躲進灌木叢,痛苦地死去;處於繁殖高峰的雄獅因為珍貴的鬃毛而被射殺。

Rubin認為,人們不知道真正發生的事情正是關鍵所在,她說:「戰利品獵人製造了一個煙幕,遮住了我們的視線,所以我們不知道獅子已經瀕臨滅絕。」而她不希望觀眾對此感到無能為力,在電影最後,如同許多倡議紀錄片一樣,《Lion Spy》以號召作為結束,它鼓勵人們捐款給Panthera、Born Free Foundation和其他三個她宣稱已經過足夠審查的組織之一,她希望能透過改變獵人所在國家的政治來終止殺害,「如果你不能把獅子戰利品帶回家,你就不會去獵獅子。」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