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飢荒、水污染 2021年未過半 佛羅里達海牛死亡量超越去年全年

飢荒、水污染 2021年未過半 佛羅里達海牛死亡量超越去年全年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污染對環境造成的傷害短時間內難以察覺,然而,一旦越過了臨界點,就難以挽回,美國佛羅里達州累積多年的環境壓力,就在今年撲向了當地的海牛,造成了近代最嚴重的海牛死亡事件。根據佛羅里達州保育當局的記錄,今(2021)年截至5月21日,已經有749隻海牛死亡,超過了2020年全年的637隻,而背後原因,竟是水草匱乏導致的飢荒!

體型巨大的海牛性格溫和,是海洋哺乳類動物中唯一的草食性動物。   取自CNN

根據佛羅里達魚類和野生動物保育委員會(Florida fish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 commission, FWC)的記錄,今年1月1日至5月21日,該州共有749隻海牛死亡,數字不僅遠超去年同期的288隻,更是已經高於全年的637隻,死亡大多發生在布拉瓦縣(Brevard County)和布洛瓦縣(Broward County)之間,尤其是在印第安河(Indian River)潟湖。

多年來一直在敲警鐘的海牛倡議組織,如今看到了問題的到來。拯救海牛俱樂部(Save the Manatee Club)執行長Patrick Rose:「海牛實際上是前哨物種(sentinel species),牠們警告我們,如果我們在還有時間做點事的時候不做得更好,那還會發生什麼。如果我們不行動,我們自己的生活就會受到影響。」

Rose認為,到今年年底,可能會有約1,000隻海牛死亡,而在先不考慮今年的死亡數字的情況下,西印度海牛(West Indian manatee,又稱美洲海牛、北美海牛)在野外只剩下7,500隻,因此可能只剩下幾年的時間能夠拯救牠們,並清理佛羅里達州的水域。

佛羅里達大學獸醫學院(University of Florida College of Veterinary Medicine)專門研究水生動物健康的臨床副教授Michael Walsh說,海牛面臨的壓力源眾多,且互相交織,如果不解決另一個問題,就無法克服這一個,他表示,問題從水開始。當含有肥料、微塑膠或有毒化學物質的廢水,或徑流中的營養物質滲入海牛的棲地時——無論是淡水還是鹹水——它們會破壞水平衡並導致有害的藻類大量繁殖。

當海牛營養不良時,會從後頸處開始變瘦,讓牠們的臉部呈明顯的花生狀(右)。   取自CNN

這些藻類覆蓋水面,導致水面下仰賴陽光生存的海草死亡,接著,倖存下來的海草又被食物來源減少的海牛隻吃個精光,因此植物無法快速再生,繼續餵養海牛,海牛最喜歡的食物來源因此消失。之後這些海牛可能會開始吃其他沒有辦法提供相同營養的植物,或吃得更少,體重開始往下掉,Walsh說,隨著時間流逝,這會導致營養不良,最後造成動物餓死——海牛每天需要攝入牠們體重10%左右的食物,以一隻約450公斤重的成年海牛來說,每天要吃掉約45公斤的草。

此外,海牛其實是非常怕冷的動物,儘管看起來相當巨大,但海牛的皮下脂肪不足以支撐牠們度過低於攝氏20度以下的溫度,雖然氣候變遷通常會讓水溫變高,但這也促進了有害的藻類生長,因此海牛可能會游上數百英里,直到找到新的食物來源和溫暖的水域。Walsh表示,變冷的時候,海牛需要吃更多的食物來保暖,如果食物少,牠們會更快因冷緊迫(cold stress)殞命。

更重要的是,佛羅里達州的海牛已經學會了依靠兩個沿岸發電廠排出的溫水,根據2013年的估計,約有三分之二的海牛以這種方式保持溫暖。Rose指出,如果這些發電廠隨著國家向更永續的能源過渡而關閉,海牛將失去可靠的溫暖避風港,牠們度冬時將幾乎沒有選擇,「加上飢餓、赤潮(一種藻華現象)、酷寒天氣的死亡率……這些絕對是災難性的損失,牠們可能永遠無法恢復。」

海牛聚集在發電廠的溫水排出口附近。   取自CNN

上一次類似的異常死亡事件發生在2010年,當時佛羅里達州的氣溫在寒流中降至歷史最低點,事實證明這對海牛來說極度危險。根據FWC資料,那一年有 760 多隻海牛死亡,但2021年的海牛死亡量已經接近這個數字,而今年甚至還沒過一半。

印第安河潟湖的問題可以看出海牛遇上了什麼麻煩,一整年中,有三分之一的海牛會在這裡棲息,但這個綿延150多英里、生態豐富的河口灣,也正在消亡。根據印第安河潟湖的監管機構聖約翰河水管理區(St. Johns River Water Management District)的說法,在過去的11年中,該地區的海草估計有58%死亡,某些區塊則充斥則微塑膠和小塑膠片,甚至比佛羅里達州其他的平坦水道還要嚴重。

印第安河潟湖委員會(Indian River Lagoon Council)執行長、印第安河潟湖國家河口灣計畫(Indian River Lagoon National Estuary Program)海洋生物學家Duane De Freese表示,和海牛一樣,污染、藻類大量繁殖和糟糕的水利基礎設施也可能是造成印第安河潟湖問題的原因,他說,海牛死亡只是一個「系統處於壓力之下並接近崩潰的徵兆」,這不僅僅是環境的問題,還關乎人類健康、生活品質和沿海社區的經濟活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