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野生動物 生存情況告急!亞洲獵豹野外僅存12隻

生存情況告急!亞洲獵豹野外僅存12隻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講到獵豹的家鄉,許多人腦中會浮出非洲大草原的畫面,不過其實,除了非洲外,亞洲也有獵豹活動!只不過,亞洲獵豹已幾近滅絕,只剩下伊朗有少量野生族群,數量估計不到50隻,儘管伊朗的野生獵豹全數分布在保護區,但近日卻有壞消息傳來,伊朗環境部表示,伊朗野外只剩下10幾隻亞洲獵豹,物種的生存狀況非常危及。

亞洲獵豹是獵豹的亞種,現僅伊朗有野生族群。   取自People

過去,亞洲獵豹分布的範圍遍及南亞及中東,印度、巴基斯坦、俄羅斯和中東地區的草原上都能見到牠們的身影,其中印度曾是亞洲獵豹的主要分布國,數量高達數萬隻,然而,在棲地喪失和人類的濫捕之下,如今只剩下伊朗境內有少量野生亞洲獵豹族群,但狀況也不樂觀,2010年時,伊朗估計約剩下100隻亞洲獵豹,而近年來數字則是降到不到50隻,離滅絕只剩一步之遙。

亞洲獵豹局部滅絕70年 印度計畫再引入 已選定8隻“非洲獵豹”

但這樣糟糕的狀況,竟還不是谷底!1月9日,伊朗環境部副部長Hassan Akbari表示,該國野外只剩下10幾隻亞洲獵豹,據信為9隻雄性和3隻雌性,Akbari形容這種高度瀕危物種的生存狀況「極度危急」,他告訴媒體:「我們採取的加強保護、繁殖和裝設路標等措施,還不足以拯救這個物種。」

獵豹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動物,但仍逃不過乾旱、狩獵、棲地破壞和缺乏獵物的威脅,伊朗獵豹協會(Iranian Cheetah Society)表示,這種雄偉的大貓目前僅存的棲地是伊朗東北部的米達什特野生動物保護區(Miandasht Wildlife Refuge)和圖蘭生物圈保護區(Touran Biosphere Reserve)。

然而,要在伊朗進行保育工作並不容易,伊朗政府常在沒有公開提供證據的情況下,對政治和人權活動家及雙重國籍者提出間諜指控,該國革命法庭的起訴也時常對被告家人甚至律師保密。2019年11月時,專注於生物多樣性保護,尤其是亞洲獵豹保護工作的本土組織「波斯野生動物遺產基金會」(Persian Wildlife Heritage Foundation)就有至少6名成員遭伊朗革命法庭監禁。

這起事件始於2018年1月,伊斯蘭革命衛隊情報保護組織逮捕了7名被告,以及伊朗裔加拿大人薩伊德埃瑪米(Kavous Seyed Emami),薩伊德埃瑪米是德黑蘭伊瑪姆薩迪克大學(Imam Sadiq University)的社會學教授,他被指控為美國和以色列從事間諜活動,以環境專案作為掩護靠近軍事基地,並從中獲取軍事資訊。

伊朗政府此舉引發了國內和國際的批評聲浪,環保和人權團體譴責這些指控是捏造的,而且審判不公。報導環境議題的伊朗記者Mojgan Jamshidi在2018年時表示,這些保育人士在工作中可能接觸到的唯一「機密污點」是他們努力保護的獵豹的乾大便。薩伊德埃瑪米沒能等到最後的審判結果,2018年2月,他在拘留期間死於獄中,伊朗當局聲稱他是自殺死亡,但認識他的人表示他不可能自殺。

.延伸閱讀:保育人士死於伊朗獄中 家屬質疑「被自殺」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