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農場動物 【走過2021】氣候變遷致天災不斷 動物面臨生存之戰

【走過2021】氣候變遷致天災不斷 動物面臨生存之戰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熱浪導致多個國家出現異常高溫,許多國家還面臨乾旱的窘境。圖片為馬匹在哈薩克阿克希米勞村外的草原吃草。 圖片來源/Reuters

受到氣候變遷影響,極端氣候事件幾乎成了常態。熱浪噬人、大雨成災,這些宛如災難片般的情景,2021年卻與全球新冠疫情同步上演,人們不僅疲於處理疫情和天災,還需面對天災後大量動物死亡,甚至可能滅絕的災難未來。

由於加州沙加缅度河水位降低、水溫升高,2021年7月科學家發現大量帝王鮭死亡。圖片來源/Hearst Newspapers

熱浪席捲全球 乾旱、高溫致大量動物死亡

2021年夏天,加拿大、美國都出現異常高溫,加拿大西岸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更一度傳出氣溫飆破攝氏50度。卑詩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研究人員指出,他們在海邊發現貽貝、螃蟹和海星等動物的屍體,估計有超過10億隻海洋動物因熱浪死亡。除此之外,美國西部的海域也因熱浪出現水溫上升、水位下降的現象,不僅導致水中寄生蟲增加,高水溫也讓許多魚類無法順利產卵,甚至被活活「燙死」,死亡數字無法估計,但專家警告,美國各地的水壩也影響了鮭魚洄游的通道,天災加上人禍可能使這些鮭魚最後走上滅絕命運。

延伸閱讀:北美熱浪襲擊 海邊滿是動物屍體 專家估計:恐有10億隻海洋動物喪命
熱浪來襲水溫上升 水壩影響鮭魚洄游 天災人禍致美國西部鮭魚大量死亡

哈薩克遭遇熱浪侵襲,在災情嚴重的地區,放牧的馬匹屍體散落在乾旱的草原上。圖片來源/Reuters


中亞國家哈薩克2021年6月也因熱浪導致乾旱,多個草場乾枯、產草量大降,哈薩克政府為了供應國內需求,還在7月禁止動物飼料的出口,並向鄰國尋求額外水源,卻阻止不了乾旱帶來的災情。其中,災情最嚴重的是曼吉斯套州(Mangistau),約有2,000多隻馬、牛和羊被通報死亡,馬屍散落在乾旱的草原上,彷彿墳場。

同樣面臨乾旱危機的還有東非國家,8月開始東非有大量野生動物及牲畜因氣溫過高、缺乏水與食物而死亡,肯亞甚至出現獵豹媽媽拋棄小獵豹的案件。持續乾旱也正破壞非洲國家多年來的保育成果,不僅瀕臨滅絕的野生動物開始死亡,水資源的競爭也使人與野生動物發生衝突的案例也正在增加,而情況還可能變得更糟,因為專家估計,這場乾旱預計至少會持續到2022年中旬。

延伸閱讀:肯亞旱災嚴重 獵豹被迫棄養後代 大量野生動物餓死

極端氣候使動物與人衝突增加、生長速度減緩

華盛頓大學生物學助理教授Briana Abrahms在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上撰文指出,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乾旱、熱浪和野火等極端天氣事件,可能使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越來越頻繁。Briana指出,研究人員過去曾記錄到,印度發生極端乾旱後,大象襲擊人類的事件有所增加,他推測:「認為這可能是因為乾旱對植物造成大規模破壞,導致大象必須進入人類的生活圈尋找食物。」

延伸閱讀:專家示警 世界各地極端氣候事件 加劇人與野生動物衝突

德國慕尼黑工業大學(Technische Universität München)生物工程師 Senthold Asseng則針對熱浪提出警告。他指出,農場動物頻繁曝露於高溫下將會影響牠們的生長速度,使牠們產量下降、出現繁殖障礙,他解釋:「雞在 37°C 時會嚴重熱衰竭,雞蛋產量開始明顯減少,乳牛熱衰竭時牛奶產量則會減少20%。」Senthold還指出,野生動物也會受到類似影響,但由於難以長時間觀察,並不確定熱浪對野生動物造成的確切影響,不過他也警告:「野生動物如果沒辦法透過遷徙逃離熱浪的話,恐怕會有物種因此滅絕。」

加拿大西部豪雨成災,卑詩省亞博斯福有農民乘坐噴射艇,試圖將乳牛拖至高處。圖片來源/The Guardian


熱浪之後 北美面臨洪災考驗

撐過夏季,但加拿大與美國西部的災難並未停止,2021年11月又遇上暴雨洪災,加拿大卑詩省與美國華盛頓州首當其衝,豪雨導致洪水與土石流,數千人被迫撤離。災情最嚴重的是加拿大西部的畜牧業中心亞博斯福,有1,200多個牧場遭洪水無情肆虐,農業部12月份統計發現,共有62萬隻家禽、1.2萬頭豬及420隻乳牛死亡。雖然看似絕望,但卑詩省農業部長Lana Popham於12月10日表示,約有61間養雞場、8間牧場成功撤離至疏散區,有97%的蛋雞、98%的乳牛在洪水中倖存下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延伸閱讀:豪雨成災 洪水肆虐加拿大畜牧重鎮 數千隻農場動物死亡


40年來,亞馬遜地區的鳥類體型越來越小。   圖片來源/Smithsonian Magazine




氣候變遷 動物身上看的見

近期,科學家還發現恆溫動物為了適應全球暖化開始「變形」(shapeshifting),一篇發表在《生態學與進化趨勢》(Ecology & Evolution)的論文發現多種動物出現更大的喙、腿和耳朵來調節體溫;另一篇發表在《科學前緣》(Science Advances)的研究則發現,亞馬遜地區的鳥類同樣越來越小隻,但翅膀卻越來越長。

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動物學教授Sara Ryding憂心地表示:「這表示人類帶給動物非常大的氣候壓力,進化的過程被加快了。」她強調:「動物『變形』並不代表著牠們能完美應對氣候變遷,這只是代表牠們努力進化來想辦法生存下去,但我們不確定這些變化造成的後果是什麼,也不是所有物種都能夠透過這種模式生存下去。」

延伸閱讀:全球暖化迫使動物”變形”? 澳洲研究:動物喙、腿和耳朵變大以調節體溫
地球越來越熱 鳥類越來越小 亞馬遜雨林有此現象 羽翼反倒增長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