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保育

spot_imgspot_img

肯亞反盜獵工作傳捷報 2020犀牛盜獵歸零 當局趁勝追擊展開多項新措施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反盜獵是保育工作的重點之一,尤其是在野生動物資源豐富的國家,一些指標性物種的盜獵數字更是受到全世界關注。近來肯亞就傳出了不少好消息,肯亞野生動物服務局(Kenya Wildlife Service)表示,2020年該國的國家公園裡沒有一隻犀牛遭到盜獵,這是21年來的第一次!此外,為了維持保育工作的進展,肯亞也正在進行首次全國野生動物普查,並改善護林員的設備與住處。 根據肯亞當局數據,該國犀牛盜獵的高峰在2013年,當年共有59隻犀牛遭盜獵,佔全國犀牛數量5%以上,但隨著反盜獵工作的強化,到了2020年,肯亞的犀牛盜獵數字成功歸零,而上一次實現這項壯舉是在1999年!肯亞野生動物服務局將原因歸功於加強的監控措施,現在,為了維持進展,肯亞不僅正在進行史上第一次全國野生動物普查,也開始改善護林員的裝備。 .數據分散、非明星物種被忽視 肯亞啟動首次全國野生動物普查 肯亞野生動物服務局策略主管Edwin Wanyony說:「有一個新策略。我們把焦點放在護林員的住處,我們專注於為他們購買裝備,無論他們需要什麼,槍械或是其他配備、制服、禦寒衣物等,這樣,他們就能夠隨時做出反應。」 在奈洛比國家公園(Nairobi National Park),犀牛監測小組的護林員正在接受住處的升級改造,他們原來住在舊帳篷中,護林員Augustine Mutua表示,新的貨櫃屋將幫助他們更快地開始保護犀牛的工作,他說:「(這份工作)必須一大早起來,做好早餐後就可以出門了,直接去巡邏隊。不像以前……從帳篷出來後還要先去取水,你可以看到我們現在有水槽了。」 犀牛受到盜獵威脅的主因是牠們的角,在亞洲市場,犀牛角被視為壯陽藥和身份的象徵,售價高達每公斤6萬美元,從1960年代到1990年代,盜獵讓肯亞的黑犀牛數量減少了97%,從超過2萬隻減少到只剩下幾百隻,但保育工作已經幫助該國的野生犀牛數量恢復到約1,200隻,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後的2隻北方白犀牛。 除了犀牛外,該國的大象保育工作也有大幅進展,與2013年的386隻大象遭盜獵相比,數字到了2020年只剩下11隻,盜獵數量減少了96%。目前肯亞擁有34,000隻大象,數字以每年2.8%的速度逐漸增加。 肯亞反盜獵工作的成功,還有護林員、警察和司法部門的共同努力:當護林員發現動物身上有新的槍傷,他們會調查犯罪現場,並將訊息傳遞給接受過打擊野生動物犯罪訓練的警察、法醫學家(犯罪學家)、檢察官和法官,除了和法醫學家一同從證據追蹤犯人外,罰則的增加、司法起訴流程的精進,也都是關鍵。專家表示,這些數據凸顯了在一個大象和犀牛遭殺害的熱點國家,在護林員、法醫和檢察官之間搭起橋樑有多麼重要。根據當局數據,肯亞對野生動物犯罪的定罪率在從2013年時只有約20%,到了2020年已飆升至90%以上。

美洲豹復育計畫只規劃墨西哥 研究籲:應重新引入美國西南部地區

記者 吳昱賢/報導 美洲豹(Jaguar,又名美洲虎)被美國列為瀕危物種,也受到美國《瀕危物種保護法》的保護,雖然主要分佈在南美洲的亞馬遜河流域,但在墨西哥北部也有少部分野生族群。2019年美國和墨西哥曾發布「美洲豹復育計畫」,計畫中卻只針對墨西哥北部進行復育,讓不少動保團體不滿,近期多個野生動物保育團體發布研究,提出美洲豹重新引進的可行性,呼籲政府讓美洲豹族群重返美國西南部! 綜合外媒報導,近期《保育科學與實踐》(Conservation Science and Practice)期刊上一篇論文建議美國政府在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重新引進美洲豹,並以環境、生態、人文多方面進行可行性評估。該研究由多個野生動物保育團體組成,包含國際野生動物保護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景觀保護中心(Center for Landscape Conservation)、野生動物保衛者(Defenders of Wildlife)、荒地網路(Wildlands Network)、自然生命網路(Life Net Nature)和生物多樣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還有美國佩斯大學(Pace University)和墨西哥克雷塔羅自治大學(Ciudad Universitaria)的加入。 研究建議復育美洲豹的區域位於亞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占地超過8萬平方公里,大約可以養活90到150隻成年美洲豹,並且讓這個族群延續至少100年。研究作者Eric W. Sanderson指出,此地區在各方面都相當適合重新引入美洲豹,第一個理由是該土地產權有68%由美國林業局、土地管理局和國家公園管理局管理,僅有13%為當地部落管理;第二個理由則是目前該區域擁有豐沛水資源和動物,包含魚、烏龜和凱門鱷,皆是理想的美洲豹獵物;第三個理由則是該區域幾乎沒有人為干擾,僅有1.1%的土地被開發。 Eric補充,該區域在1964年前也曾有美洲豹,卻因盜獵而滅絕,而現在美洲豹已經得到法律的保護,是重新引進的好時機。他也提出幾項引進的好處,他說:「重新引進美洲豹可以為人們帶來收益,還可以讓這兩個州的『文化和自然遺產』得到復興。除此之外,我們認為將美洲豹重新引入對物種保護、生態系統恢復都相當重要。」 目前美洲豹的主要族群位於中南美洲,美國境內已經幾乎沒有野外族群,自1996年以來,美國僅有7次目擊雄性美洲豹的紀錄,恰巧都位於亞利桑那州南部和新墨西哥州西南部。 2019年,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管理局發佈了「美洲豹恢復計畫」,將重點放在墨西哥北部和美國西南部的美洲豹族群,復育計畫只鎖定在美墨邊境以南約209公里處,暫時沒有打算重新將美洲豹重新引入美國。計畫中指出:「本計畫呼籲集中保護墨西哥棲息地、消除盜獵行為,終有一天美洲豹才可能重返美國。」 野生動物保育團體建議的區域當然不在「美洲豹恢復計畫」的範圍之中,但他們認為,種種跡象已經顯示復育是可行的,Eric說:「透過將美洲豹重新引進美國,我們不僅能進一步保護這個物種,還能恢復北美文化的重要部分。」

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方案 台灣林務局年編1億救22目標物種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原標題: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方案 林務局年編1億救22目標物種 「這一代不該讓任何野生動物從我們眼前消失。」農委會林務局4日起三天舉辦「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研討會」,邀集30多位各物種類群學者專家,分享22種瀕危野生動物的保育行動及成果。林務局局長林華慶在開幕致詞時表示,瀕危物種保育是在跟時間賽跑,人們必須趕在牠們消失前採取行動,確保台灣不再有野生動物消失。 透過盤點台灣原生瀕危野生動物種類的現況、受脅原因及可能的對策,林務局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歷經三年研究,共同擬訂了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行動方案,包括台灣黑熊、石虎、東方草鴞、歐亞水獺等22種野生動物,其中穿山甲和豎琴蛙屬極度瀕危物種,若不採取行動保育,有滅絕之虞。 林務局表示,各個行動方案內容涵蓋敏感區位及瀕危物種分布熱點的盤點、棲地的連結縫補及環境營造,並強化野生動物調查、監測及資訊整合、建立各物種跨機關保育平台、資訊公開、加強教育宣導等,相關資訊也公開在網站。 以自己農地出現野生動物為榮 人類行為轉變讓保育現曙光 林華慶指出,林務局瀕危物種保育行動執行三年多,每年依據各物種辦理超過60個保育工作計畫,年度經費將近1億元。盤點物種現況後,採取有效行動串連各部會、工程部會等進行合作,實際成果顯示,有部分物種的保育露出了曙光。 以石虎為例,過去經常因穿越馬路遭路殺的石虎,林務局以架設紅外線攝影機監測了解其棲地分布,後續農委會與交通部也建立跨部會平台,在苗栗台29線建置友善石虎通道,證實有石虎或其他野生動物加以利用。 林務局保育組組長羅尤娟說,建置友善動物通道的計畫成果顯示,路殺情況減少了七成。而透過監測推估目前石虎族群數量有468-669隻,棲地範圍也擴增到台中、南投,甚至可能到新竹、彰化一帶。 除此之外,去年農委會推出生態服務給付計畫,在山村或農地有關鍵瀕危物種分布的農田生態系,農民配合友善措施可獲額外給付。林華慶表示,這項措施讓農民對野生動物有正面的連結,以自己農地出現野生動物為榮。 林華慶說,保育是一條永無止境的漫漫長路,參與的不只有政府、研究人員和保育專家,許多野生動物棲息在人居住的山村部落,保育行動如何跟這些山村居民權益關係人建立協同關係,對於野生動物存續非常重要。 黑熊誤傷通報 是保育進步的指標 石虎保育行動方案顯示出成效,而在過去幾年,台灣黑熊的棲地分布和局部地區的數量成長,也值得注意。 林華慶指出,近年台灣黑熊誤傷通報的次數明顯增加,雖然被誤傷看似壞事,但卻可說是進步的指標。因為民眾願意通報救援,表示山村部落與林務局建立了彼此信賴的關係,讓過去的誤傷黑數浮上檯面,更清楚黑熊的現況和面臨困境。 近兩年台灣黑熊目擊、救傷和野放的案例增加,是否代表黑熊的族群數量實際上升了?屏科大野保所副教授黃美秀指出,黑熊從30年前少有人知,到現在成為明星物種,是研究和保育的進步。 黑熊是除了台灣獼猴外,少數已累積生態習性與管理資料最豐富的物種。從救傷野放以及追蹤研究中,研究人員更了解黑熊的生態習性和棲地。例如近幾年在大雪山森林遊樂區頻繁發現黑熊蹤跡,從繫放調查中發現,該區的黑熊棲地侷限,受周邊鑲嵌農地和道路切割影響,核心區和保護區範圍重疊,且族群隔離。 但是台灣黑熊的活動範圍實際上相當大,以玉山國家公園監測的公黑熊來說,最大範圍可達到558平方公里。黃美秀說,黑熊保育對於生態系的價值,除了是食物鏈頂層物種,黑熊喜歡吃果實的習性,對於長距離種子播遷有重要作用。尤其研究顯示,被黑熊吃過消化的種子,實際上能加速萌芽,幫助種子競爭,進而協助森林演替。 棲地面積估算  台灣黑熊約有200-600隻 台灣目前有幾隻黑熊?黃美秀指出,透過棲息地面積估算進一步研究,在高密度區約有621隻,低密度區有139隻。因此全台黑熊族群估算約為200-600隻。而目前黑熊面臨最大的風險,是非法獵具的誤補,造成半數救傷的黑熊都有斷趾斷掌的情況。 此外,主動狩獵也應關注。根據研究推算,以初始族群數量500隻,每年若獵捕20隻,則100年後的滅絕率就達到60%,族群數量將無法恢復。 黃美秀強調,從南安小熊、廣原小熊的順利野放過程中了解,透過各單位一起合作,瀕危問題可以解決。瀕危物種的保育需要跨單位的計畫合作,保育行動綱領也必須要落實。 極度瀕危穿山甲  最大威脅是野外犬隻 首日上午也針對IUCN瀕臨絕種等級的穿山甲進行報告。中興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孫敬閔指出,穿山甲在1870年斯文豪(Robert Swinhoe,又稱郇和)的紀錄中描述,台灣的穿山甲並非罕見,然而歷經人類的濫捕和販售,數量急遽下滑。目前在台灣紅皮書名錄屬極度瀕危物種。 穿山甲跟人的活動範圍高度重疊,不怕人為環境。對於活動區域有高忠誠度,幾乎都在同一範圍,不太移動。近幾年救傷資料顯示,犬隻攻擊和路殺數量逐年增加,野外犬隻是穿山甲最大的威脅。針對穿山甲的保育行動方案,孫敬閔強調,野外犬隻、獸夾和路殺問題應改善。實際發現野生動物主要是受到人類行為所影響,因此人的行為應該要改變。 研討會三天的會議將逐一討論22種瀕危野生動物的保育行動計畫成果,會議全程在林務局臉書直播,民眾可線上參與了解。 瀕危野生動物及2種極度瀕危紅皮書動物(22種) 哺乳類(陸域):台灣狐蝠、水獺、台灣黑熊、石虎、穿山甲(II)鳥類:黑嘴端鳳頭燕鷗、赫氏角鷹、草鴞、山麻雀兩棲爬蟲類:金絲蛇、食蛇龜、柴棺龜、台灣山椒魚、觀霧山椒魚、南湖山椒魚、楚南氏山椒魚、豎琴蛙(II)淡水魚類:巴氏銀鮈、飯島氏銀鮈昆蟲類:大紫蛺蝶、寬尾鳳蝶、珠光鳳蝶

疫情衝擊旅遊業 辛巴威野生動物管理當局缺資金 將開放射殺500象

記者 李娉婷/報導 近日,辛巴威野生動物管理當局宣布即將在近期開始開始販售500隻大象的狩獵許可,根據大象的體型,射殺一隻大象的價格落在1萬到7萬美元之間,管理當局對媒體表示,疫情大流行導致的旅遊收入下降是此計畫的主因,國際和當地環境組織獲知消息後,紛紛譴責辛巴威政府的決定。 辛巴威的大象數量位居全球第二,數量最多的則為鄰國波札那,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了2020年的狩獵旅遊收入後,該國政府在本月中旬宣布,將在今年恢復讓外國遊客狩獵大象的計畫。4月17日,辛巴威公園與野生動物管理局(Zimbabwe Parks and Wildlife Management Authority)發言人法拉沃(Tinashe Farawo)表示:「我們該如何為我們的經營籌措資金?我們要怎麼付給那些每個月花20天在荒野照顧動物的男女報酬?那些反對我們管理機制的人應該向我們提供資金,以更好地管理這些動物。」 法拉沃說,根據大象的大小,射殺大象的費用在1萬美元到7萬美元之間,公園管理當局的資金是自行籌措,遊客人數的暴跌削減了他們收入,此外,大象狩獵將在狩獵區進行,而不是在拍照型遊客常拜訪的公園。 「我們靠我們殺死的動物吃飯,我們的經營預算約為2,500萬美元,其中一部分是透過狩獵運動籌措,但你知道的,因為新冠病毒大流行,目前旅遊業是完蛋狀態。」法拉沃表示,由於疫情,公園管理當局不得不將預算調降70%至80%,如果無法籌措資金,他們將無力對抗盜獵者,「我們迫切需要更多的錢,我們沒有中央政府的支持,所以我們需要這種旅遊。」 法拉沃另指出,辛巴威的大象數量過多,接近10萬隻,這也增加了人們遇到大象時發生的事故量,包括農作物遭損壞和偶發性的死亡事件,今年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收到了1,000件投訴,而去年全年只有1,500件,「社區人獸衝突的求助電話越來越多,到目前為止已經有21人喪生,去年則有60人喪生。」 在辛巴威狩獵的獵人大部分來自美國、俄羅斯、墨西哥和歐盟。除了射殺大象的費用外,這些遊客還會付費請專業獵人來指導他們、請動物標本師處理他們的戰利品,然後將成果運回自己的國家。 辛巴威環境與人權組織「自然資源治理中心」(Center for Natural Resource Governance)發言人姆列烏(Simiso Mlevu)表示,當局允許獵殺大象的決定令人震驚,「我們強烈譴責戰利品狩獵的做法,這會激怒野生動物,並加劇人類和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與政府認為戰利品狩獵能幫助保育的論點相反,這種做法是出於貪婪的動機,而這筆錢甚至沒能幫上忙,政府需要採取更創新和生態友善的措施,來提高拍照旅遊和一般旅遊的收入。」 總部位於英國的國際保育組織「生而自由基金會」(Born Free)政策負責人瓊斯(Mark Jones)則指出,戰利品狩獵是一種有害、具破壞性和不人道的活動,賺到的錢也很少用於保育,通常更多會流向政府、狩獵組織者或國外,而狩獵會減少「多餘動物」的說法也完全不正確,因為獵人會瞄準最讓人驚艷的戰利品,通常會是成年雄性大象,牠們是族群中的關鍵動物,「當一隻動物被殺死時,大象社群的整個社會結構都會受到影響。」

石虎也當Vtuber? 特生中心攜手虛擬偶像「瀕臨絕種團」推廣保育

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李蘇竣/報導 鎖定台灣廣大動漫愛好者,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推出合作企劃,要和虛擬偶像團體「瀕臨絕種團」(RESCUTE)、漫畫家Kokai攜手推廣生態保育,希望搭上火紅的虛擬偶像「Vtuber」(virtual YouTuber)風潮,將正確的保育觀念深入到不同族群。 特生中心7日記者會上,助理研究員蔡雅芬表示,台灣有約700萬的動漫愛好者,主要為16歲到45歲族群,尤其以學生、社會新鮮人為主。看好台灣廣大的動漫人口,特生中心與「瀕臨絕種團」跨界合作,透過文創、動漫偶像及開發遊戲等方式寓教於樂,未來也將繼續推出新的作品。 虛擬偶像當紅 瀕危物種化身女團出道萌翻 「瀕臨絕種團」是春魚工作室的原創企劃,設定上將台灣瀕臨絕種動物「擬人化」,組成女子偶像團體。故事描述石虎、台灣黑熊、歐亞水獺三大主角,因為人類對環境的破壞而死去,在轉生為人後決定組成女團出道,藉由表演及歌唱,向粉絲傳達自身族群所面臨危機。 蔡雅芬說明,英文團名 「RESCUTE」 是英文 Rescue(拯救)與 Cute(可愛)組成的複合字,三名團員的取名也是各有巧思,石虎女孩取諧音名叫「15號」,黑熊女孩則叫「歐貝爾」,是黑的台語以及熊的英文組合而成,而最讓人猜不著頭緒的是水獺女孩「露洽露洽」,蔡雅芬解釋,這其實是水獺的學名「Lutra lutra」。 春魚工作室跟進時下火紅的虛擬偶像「Vtuber」風潮,將「瀕臨絕種團」角色加上動作與配音,透過動作捕捉技術,製作出細緻的表情與語調,讓原本平面的角色彷彿在鏡頭前活了起來。記者會上也播放了最新的石虎辨識影片,「15號」逗趣的表現也讓台下觀眾熱議。 超ㄎ一ㄤ漫畫掀風潮 「石唬87」來了! 漫畫家Kokai則是2009年就在第一期《CCC創作集》出道的資深創作者,筆下著有《逆風救援隊》等作品,深受讀者喜愛。《CCC創作集》原為「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之一,全稱為《Creative Comic Collection 創作集》,當時透過編輯部媒合Kokai與特生中心合作,於2019年底出版《石唬搶救大作戰》漫畫單行本,更在2020年入選為文化部「中小學生優良讀物選介」。 漫畫家Kokai表示,《石唬》故事建立在所有物種都滅絕的24世紀,人類只能靠科學複製動物,主角「石唬87」回到今日拯救石虎。希望透過諷刺詼諧的情節,呼籲人類不要等到動物絕種了才複製緬懷。她回憶創作過程表示,自己起初完全不了解石虎,單純因為喜歡貓而挑了石虎的主題創作,在過程中慢慢認識石虎,也對石虎族群的危機感到擔憂,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見、重視石虎正面臨的存亡危機。 保育不只有學術發表 特生中心盼將保育觀念向下扎根 特生中心主任楊嘉棟說,動漫的影響力超出想像,以往學術界只著重在新聞露出、出版研究報告等方式來吸引大眾目光,但透過動漫的催化,更容易把保育觀念向下扎根,讓保育議題在年輕人、動漫迷之間散播,對推廣很有幫助。「瀕臨絕種團」製作人春魚表示,在製作角色的過程中,特生中心提供了很多資訊、影像,仰賴這些素材才能成功建立正確的設定。 目前台灣石虎的數量估計僅存400到600隻,台灣黑熊約200到600隻,歐亞水獺的數量更少,僅200隻左右,都是台灣瀕臨滅絕的保育類野生動物,目前正面臨棲地喪失或破碎化、路殺、流浪犬貓侵害、毒餌和非法獵捕等生存威脅。

採購槍枝對付動物 台灣公部門惹議 空軍用霰彈槍驅鳥 林務局控制動物族群

記者 呂幼綸/報導 有讀友向「動物友善網」舉報,依據台灣公部門的招標公報顯示,屏東空軍基地一次採購25把霰彈槍用來驅鳥,而負責野生動物保育的林務局,更是一次採購台幣277萬多元的槍枝,用途標明是「野生動物族群控制」。這位愛護動物的讀友認為,購買槍彈對付動物的作法,令人費解,因為連動保觀念遠不及台灣的中國,空軍都早已使用定向遠程聲波發射裝置來驅鳥了。 空軍屏東聯隊今(2021)年3月一則招標公告,發生規格書寫錯誤,卻照常開標的烏龍案,鬧上新聞,但也讓敏感的讀者發現,採購案中的25把12號口徑霰彈槍,標明是用來驅鳥,因此令這位讀者不解,因為台灣空軍早就發生過開槍驅鳥,竟射傷保育類丹頂鶴的憾事,卻至今不思改善,改用無傷害性的驅離方式。 戰機的價格不菲,在空軍基地又起降頻繁,所以各國空軍基地都視防範鳥擊為頭等大事,對於如何有效驅鳥,更是各出其招。像是美國埃爾斯沃思空軍基地(Ellsworth AFB)搬出驅鳥大砲,大砲之名雖然嚇人,但它內裝的並非火藥,而是 丙烷,因此只會產生類似槍砲聲的巨響,而不會傷害鳥類;也有美國空軍基地採用經過受訓的獵鷹,去驅離鳥群。 根據《人民網》的報導,中國空軍在2015年開始採用一種定向遠程聲波發射裝置來驅鳥,而且可以架設於車輛上,具有那裡需要、就到那裡的機動性。這個裝置是將高能量的聲波聚集發射,最高音量可達160分貝,影響範圍達0.8公里,從開機、調試、發射,整套操作流程一個人就可以搞定,非常便利,而開機不到1分鐘,就可見到各種鳥類四散飛離。 雖然早在2001年,台灣新竹空軍基地就率先展示驅鳥用的遙控飛機,而且被譽為不僅有效維護基地飛航安全,並兼具生態保育觀念,因此在2002年推向各基地,使用已有相當歷史,但從屏東聯隊這次的招標案看來,霰彈槍無疑仍是空軍基地倚重的驅鳥工具。 至於讀友舉報的林務局槍彈採購案,詢問林務局保育組翁嘉駿得知,是用於外來物種的移除工作,一是近兩年移除已見成效的埃及聖䴉,另一是首個依《野生動物保育法》被公告為有害外來物種的綠鬣蜥。 以埃及聖䴉來說,林務局目前是委託專業同仁和獵人以槍枝或十字弓獵殺成鳥,今年的移除數量和去年相同,定為2000隻;而為了移除綠鬣蜥,林務局雖 然特別採購空氣槍,卻並未明確制定移除規範,導致各縣市政府紛紛祭出賞金鼓勵捕捉,結果引發虐殺事件橫生,遭到動保團體嚴厲抨擊。 槍殺危害本地生態的外來物種,固然是不得已的措施,但在尊重生命的前提下,無論是林務局防治外來物種危害或空軍驅鳥,都應有符合人道的周延規畫,以降低動物承受的痛苦,才是文明社會該有的作法。 .外來物種綠鬣蜥抓不完 台政府發起全民捕蜥運動.亂捕、虐殺、食用 移除外來入侵種亂象多 動團籲制定規範

犀牛倒吊運輸看起來不舒服?研究發現:對動物更安全!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為了確保野生動物的安全,有時牠們會被移動,而大型動物的運輸往往更具挑戰性,方法也在不斷推陳出新,有時,我們會看到這樣的畫面:被直升機倒著吊起的犀牛在非洲大草原的天空中搖晃,看起來有些超現實。比起用卡車運送,許多人也許會擔心這樣的做法會傷害犀牛,但納米比亞政府委託的一項研究發現,儘管看起來不舒服,但倒吊飛行的運輸方式是對犀牛健康更好的選擇! 《CNN》報導,大多數犀牛的轉移是用卡車進行,但有些偏遠地區無法透過道路抵達,因此自十年前開始,保育人士偶爾會使用直升機運送犀牛,犀牛可能會以側臥的方式躺在擔架上被吊起,或著直接從腿部倒吊。保育人士更偏好倒吊空運,因為它比使用擔架更快速、更容易且更便宜,但一直沒人知道這種方式是否會對犀牛造成不良影響。 為了尋找答案,納米比亞政府委託美國康乃爾大學獸醫學院的研究小組進行調查,而月前公布的研究結果令人驚訝,該學院的野生動物和保育醫學講師高級講師Robin Radcliffe說,他們本來預期犀牛倒掛後身體狀況會變差,但與此相反,研究團隊發現,儘管看起來不舒服,但倒吊飛行是對犀牛健康更好的選擇。 納米比亞擁有近三分之一的非洲黑犀牛,自2015年開始,康乃爾團隊研究了12隻體重落在1,770到2,720磅間的黑犀牛,比對牠們被吊車倒吊時和側臥時的狀況,研究人員測量了動物呼吸和通氣(ventilation)時的生物指標(biomarker),發現犀牛倒吊時血氧含量更高。 Radcliffe表示,倒吊的姿勢可以讓動物脊椎伸展,有助於打開呼吸道,此外,研究團隊發現犀牛側臥時有較大的「無效腔/死腔」(dead space,氣體流入但並未參與氣體交換,一種無效呼吸),儘管兩種姿勢間的差異很小,但因為犀牛使用的強效麻醉劑會引起低血氧,因此即使只是稍有改善,也會影響犀牛的福利。 無論是讓犀牛側臥還是倒吊,空運犀牛都需要兩架直升機,一架小型直升機從空中向犀牛射出鎮定劑,另一架大型的用來載運動物,當犀牛被放倒躺下時,擔架增加了額外的重量,並且花費了更多時間——根據Radcliffe的說法,將犀牛安置在平台上並固定會花上一個六人團隊最多30分鐘的時間,相較之下將繩子繫在動物的腿和腳只需要幾分鐘。 而兩種空運方式的成本都比陸地運輸更便宜,兩架直升機每小時的租金約為4,000美元,且動物需要鎮定的時間更短,Radcliffe說,犀牛使用的是鴉片類(Opioids)鎮定劑,這種藥物的效果比嗎啡強1000倍,是動物運輸過程中最大的風險之一。 但保育人士又為什麼要「搬犀牛」呢?生活在非洲大陸的黑犀牛,1960年代曾有超過10萬隻,但是長達30年的嚴重盜獵問題消滅了98%的動物,到了1990年代中期,野外只剩下2,354隻黑犀牛,儘管自保育工作展開以來黑犀牛數量增加了一倍以上,達到約5,600隻,但隨著人口的成長,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 WWF)黑犀牛領域擴張計畫(Black Rhino Range Expansion project)負責人Jacques Flamand說,黑犀牛還沒有走出困境。 Flamand表示,犀牛是一種「密度制約」(density-dependent)的物種,這表示如果一個區域內的犀牛數量過多,除非其中一些轉移到其他地方,否則犀牛的數量將會減少。此外,移動犀牛也有助於確保多樣化的基因庫,「我們不想讓一隻公黑犀牛和牠的女兒或母親交配,在自然界中雄性會遷移,因此這不太可能發生,但是在被圍起來的保護區,這是確實存在的風險。」在一些情況下,犀牛則會被從盜獵熱點移出,轉送到可以對其進行監測和保護的地區。 Radcliffe表示,目前大多數的犀牛還是透過道路運輸,大部分涉及空運的旅程距離則約為30英里,運輸時間持續20到30分鐘,而隨著越來越多的犀牛被轉移到地形崎嶇、難以抵達的地區,空運犀牛未來可能會變得越來越普遍,「納米比亞很有遠見,知道這種運輸方式將來只會增加,因此應該更好地去了解這種做法對犀牛本身的安全性。」 Radcliffe的團隊希望能對更長的空中旅程進行研究,並調查空運對動物大腦活動和血液流動的影響,此外,他說:「我們知道它在短時間內有好處,但我們希望在犀牛倒吊後對也進行監測,好了解這種運輸方式的長期作用。」

原民打獵案4月將釋憲 動團司法院前遞交陳情書:狩獵不該成為權利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針對原住民族獵捕野生動物相關司法判決的釋憲聲請案,司法院大法官即將做出解釋,在歷史性的裁判結果出爐前,相關團體也紛紛召開記者會,向大法官們及社會大眾提出呼籲。 今(19)日上午,多個動保團體站在司法院前,聯合為此案中「最弱勢的族群—動物」發聲,將陳情書送入司法院,動團指出,狩獵行為不該是任何特定族裔與個人的「權利」,管理任何族裔的狩獵、漁獵行為,絕對有其必要。 日前司法院大法官針對王光祿等釋憲案召開言詞辯論庭,並將於一個月內指定日期公布解釋,此案的結果將影響未來的狩獵管理及保育法規,備受社會關注,儘管在轉型正義的浪潮下,還狩獵權於原住民族的呼聲高漲,但多個動保團體今日仍聚集司法院前向大法官們及社會提出呼籲,高喊「轉型正義,不犧牲動物保育」、「狩獵文化,不等於狩獵權!」 動保團體聲明指出,不同族裔各有其狩獵、漁獵方式,因此國家甚至國與國間聯合的區域組織共同研擬出適當規範,管理任何族裔及國家間的狩獵、漁獵行為,絕對有其必要,而「狩獵文化」絕不等於「狩獵權」。狩獵文化不等於狩獵權到底是什麼意思?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說明,文化是一種集體呈現,但權利屬於個人,如憲法保障的工作權、財產權、選舉、罷免、宗教自由等,若要把文化變成集體權利,國家就幾乎無法對其進行規範,當整個原住民族擁有狩獵的「權利」時,《野保法》將完全無法對其進行限制。 動保團體強調,現行法律已開放原民狩獵,只要是基於傳統文化、祭儀需要,就可申請獵捕,甚至包含部分保育類動物,一般人則是被完全禁止,加上現在被認定為原住民族的族群已有相當數量,每個族群之間各自的祭儀又不相同,在現行制度下可申請獵捕的頻率已經是生態的浩劫了,遑論全面開放,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研究員陳宸億說:「台灣這麼小的土地、這麼有限的山林,到底可以承受多少的狩獵?這也會是一個問題」。 動保團體表示,動物族群的弱勢絕不亞於任何族群,轉型正義應檢視的是憲法對於原住民族的地位、政治參與、社會經濟權利等是否仍受到不平等待遇,不應建立在對野生動物保育及生態環境造成不可逆轉、不符合比例原則的傷害上,而環境及生態保護與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同為憲法所保護的法益,希望大法官們能夠衡平考量。 動保團體聯合聲明全文: https://www.facebook.com/east.org.tw/posts/4013928951972126

Stay in touch:

255,324FansLike
128,657FollowersFollow
97,058SubscribersSubscribe

Newsletter

Don't miss

謠傳肉可治百病、壯陽 長頸鹿成坦尚尼亞盜獵者目標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坦尚尼亞是少數成功遏止嚴重犀牛和大象盜獵事件的非洲國家之一,然而,這個國家的另一種動物卻進入了非法獵人的名單。最近一項媒體對東非野生動物犯罪的調查顯示,坦尚尼亞的長頸鹿正在因為肉和脂肪的需求被獵殺,因為人們相信它們可以治療各種疾病以及壯陽,長頸鹿的骨髓也被誤信具有醫療價值,進一步推高了需求,導致這些雄偉的巨獸在野味黑市越來越受歡迎。 近期調查媒體「InfoNile」和「啄木鳥環境調查報導」(Oxpeckers Investigative Environmental Journalism)合作,發布了一系列東非國家的野生動物犯罪報導,其中坦尚尼亞的野生動物犯罪率在近年來有所下降,然而,有一種物種的盜獵量卻出現了令人擔憂的飆升──2017年到2022年間,坦尚尼亞起訴了105件野生動物犯罪案,絕大多數野生動物品項在2015年到2016年期間被查獲;在2020年前,調查媒體沒有追蹤到任何長頸鹿盜獵案件,2020年出現了第一個案例,但這並非個案,殺害長頸鹿的現象,至今仍在持續發生。 坦尚尼亞曼雅拉(Manyara)地區警察局長莫洪格爾(Limited Mohongole)表示,今年1到3月,他們已經扣押了260公斤的長頸鹿肉,該國北部塔蘭吉雷—曼雅拉(Tarangire-Manyara)生態系中的社區也有長頸鹿遭殺害的案例通報,尤其是在史瓦基尼(Mswakini)和夸庫欽賈(Kwakuchinja)兩條野生動物廊道內,它們是動物在兩個國家公園間來回移動的通道,根據調查,該地區的村民在穿越這兩條野生動物廊道時,和其他地區的民眾勾結誘殺長頸鹿。 巴巴蒂區(Babati)維利瑪維塔圖村(Vilima Vitatu)居民彼得(Jeremiah Peter)說,說長頸鹿的殺戮狂樂始於1月,盜獵者從長頸鹿身上取走了骨髓和其他器官,並將剩下的肉賣給瑪古古(Magugu)、明津古(Minjingu)和巴巴蒂區的居民。其他村民承認,長頸鹿盜獵計畫還涉及一些地區和村的領導者,一些和非法活動有關的嫌犯已經被逮捕。 瑪古古區居民伊布拉印(Rehema Ibrahim)說,有許多人帶著裝滿野味的容器和袋子經過瑪古古地區,賣給當地居民;另一位居民薩利赫(Rajabu...

全球暖化影響 非洲野犬分娩日期延後 幼崽存活率降低

記者 吳昱賢/報導 全球暖化衝擊生態系,生物努力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有些植物開花的時間提早,連帶著影響昆蟲及以昆蟲為食的鳥類,而現在一篇美國研究發現,食物鏈中的頂級掠食者也受到重大影響,且可能導致物種滅絕。這篇研究發現因全球暖化,非洲野犬延後了分娩日期,進而導致幼崽存活率下降,可能使原本瀕危的非洲野犬面臨滅絕。 延伸閱讀:西澳鯊魚灣研究:大型掠食者若消失 恐加劇氣候變遷影響氣候變遷間接殺鯨? 研究揭座頭鯨繁殖困難的可能原因:鯡魚減少、營養不足氣候變遷導致中非國家公園水果少81% 大象挨餓、平均體重下降綜合外媒報導,以前的研究發現,全球暖化可以導致植物或以植物為食的「初級消費者」(如鳥類和昆蟲)發生重大轉變,但是科學家們還未發現氣候變遷影響大型的食肉哺乳類動物。這篇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讓飼主與毛孩一同享受 紐約市第一間不牽繩狗狗咖啡廳

記者 吳昱賢/報導 隨著飼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寵物友善的餐廳、咖啡館也隨之增加,不過要打造一個讓飼主與狗同樂的環境並不容易,受限於衛生法規,通常寵物禁止進入室內的用餐區和供餐櫃臺,多數標榜「人狗同樂」的餐廳也都以戶外座位為主。不過現在紐約有一間咖啡廳,為了讓飼主和狗一起享用餐點,在裝潢上下足功夫,特別打造了紐約第一間不牽繩的狗狗咖啡廳! 綜合外媒報導,這間紐約開幕不久的咖啡廳Black Lab Café非常熱鬧,能看見許多狗活潑地在餐廳內走動、或是窩在飼主懷裡,這樣看似和諧的場景卻花費老闆許多心力。 根據紐約州衛生局規定,餐廳可以允許伴侶犬在室外用餐區活動,若要進入室內,狗不得出現在室內用餐區和食物準備區,而如果要開放寵物進入,還需擁有各自的出入口及牆壁阻隔。Kris Powers與弟弟Nikolas Powers克服一切困難,規劃出一個完整的動線,打造紐約第一間不牽繩的狗狗咖啡廳。 推開Black Lab Café的大門,顧客會發現進入後還有一扇門,Kris解釋:「這是為了預防狗跑掉的安全措施」,接著進入的是人狗同樂的座位區,再往前又有一扇玻璃大門,顧客可進入第二個區域點餐,Kris補充:「因為狗不允許進入點餐區,所以我們特別打造全玻璃的空間,讓飼主在等待餐點時能隨時察看寵物的狀況。」 點餐區的餐點也別出心裁,除了人類的甜點、咖啡外,這裡也有提供狗狗的餅乾及使用蔬菜、牛肉、雞肉製成的鮮食,讓狗狗也能享用餐點。這樣特殊的空間讓許多顧客趨之若鶩,顧客Jacqueline City經常帶著自己的兩隻約克夏犬來享受午後時光,她笑著說:「環境很棒,而且能帶著狗進來讓我很安心。」 也有人利用Black...

加州禁止進口袋鼠產品已50年 動團告零售商仍在賣袋鼠皮足球鞋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加州在1971年就制定了禁售袋鼠產品的法律,雖然禁令一度在2007年至2015年暫停,但隨後已恢復實施,至今仍是美國唯一禁止銷售袋鼠產品的州,不過,動保團體卻發現,仍有零售商在加州販售袋鼠皮製成的足球鞋,涉嫌違反已有50年歷史的禁令,為此,動保團體近日對足球用品零售商Soccer Wearhouse提出了民事訴訟。 近日,動保團體「人道經濟中心」(Center for a Humane Economy)和「動物健康行動」(Animal Wellness Action)向加州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控告總部位於加州的運動服裝和設備零售商Soccer...

台灣海上賽鴿活動死亡率99% 每場比賽萬鴿落海淹死 動團籲政府正視問題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你知道台灣有某項運動相當困難,僅有1%的選手能夠完賽嗎?不過,這可不是什麼激勵人心的人類賽事,而是讓動物來挑戰極限、承擔死亡風險的殘酷運動!每年夏天是台灣海上賽鴿的旺季,大量賽鴿被載運到公海後放飛,距離台灣數百公里的旅途沒有一地落腳處,導致近99%的賽鴿死在途中。 儘管台灣海上賽鴿比賽的弊端曾被國際動保組織揭發,但相關執法行動後繼無力,今(2022)年的海上賽鴿夏季賽也已在舉行,悲劇正在發生,為了解決多年沈痾,動保團體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台灣鳥類救援協會和立法委員陳椒華今(30)日聯合召開記者會,呼籲有關單位正視殘忍的海上賽鴿問題。 陳椒華說明,美國善待動物組織2013年至2014年時曾調查台灣海上賽鴿比賽,調查影片中提到賽鴿團將船隻開到320公里遠的外海,鴿子一般沒有辦法承受這樣長時間的飛行,也無法休息,因此大部分的鴿子會墜海溺死,就像在下鴿雨,能夠飛回來的許多也身受重傷,放眼望去海上都是鴿屍,台灣的賽鴿致死率是全球第一。對此,陳椒華一連發出三個提問:「台灣難道要做這樣的世界第一嗎?還要讓這樣殘忍的海上賽鴿活動繼續嗎?難道我們的動物保護不用落實嗎?」 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秘書長何宗勳表示,自美國動保團體踢爆台灣殘忍的賽鴿文化至今已有七、八年,但國內除了前一、兩年比較積極掃蕩之外,後續的執法都非常消極,以至於賽鴿的死傷仍相當慘重,以去(2021)年的冬季南海賽事為例,從資格賽開始有45,696隻賽鴿參與,到最後一關只剩722隻回到岸上,總歸返率只有1.58%。 「整個海上賽鴿是非常殘忍的,而且行之有年,為什麼要犧牲動物的生命來換取龐大的利益呢?」何宗勳表示,海上賽鴿活動明顯觸犯《動物保護法》第10條和第27條,但第10條的以博奕為目的不當動物競技行為只有行政罰,動保團體希望能將此條款加入刑法罰則,並加重罰金。 台灣鳥類救援協會秘書長吳峮毅則指出,協會平均每個月會收到13件鴿子救援案件,佔所有鳥類救援的40%,而這些鴿子通常就像今日出席記者會的「霸姬」一樣戴著腳環、有識別號碼,這些識別號碼就是賽鴿比賽中用來確認身份用。 吳峮毅沈痛表示:「這些鴿子在我們的救援案例中,救到的時候幾乎都不能飛,因為牠們的翅膀斷了,有的是用剪的,有的是直接折斷。為什麼折斷呢?因為比賽飛完沒有利益了,可能再也沒有機會比賽,飼主會再去進新的鴿子,牠們就沒有用了,有的就被煮了吃,有的就被剪斷翅骨往遠處丟──為什麼要剪斷翅骨呢?因為牠們知道家在哪裡,會飛回去。 」 這些不能飛的賽鴿因為無法躲避,有許多在路上被攻擊、被車撞、被狗咬,吳峮毅說,協會接獲通報後,若遇到重傷的案例,其實也只能陪伴鴿子最後一程,而這些已經是少數從海上倖存的鴿子,但牠們失去利用價值後就被遺棄,這樣的狀況造成了很大的環境和收容問題,也是救援單位遇到的難題。 「任何生命都需要得到尊重,你可以利用牠,但請你善待牠。」吳峮毅另表示,賽鴿其實不是一定要在海上飛,還是有其他方式可以舉辦這類活動,修正過後能照顧到更多生命。 不過,海上賽鴿比賽可能涉及的違法行為,到底該由哪個團隊「主動」查緝呢?農委會畜牧處寵物管理科宋念潔科長表示,以賭博為目的的動物競技行為是《動物保護法》明文禁止的項目,而在實際處理的案例中,類似案例中如果不是警政或檢調介入調查,單靠動保行政單位破獲的機率非常低;內政部警政署王耀輝科長則說明,警政署能查緝的部分是針對賭博行為,近幾年也都有查獲賽鴿活動賭博的案例。 要破獲賭博,一定要能舉證「交付賭金」的行為,相當仰賴情報的提供,不過單就「海上放飛」的行為,難道無法可管嗎?法務部檢察司周元華科長說明,賽鴿活動中如果有具體個案傷害動物,或造成動物的肢體損傷、重要器官喪失,涉及的是《動物保護法》;若是有賭博、擄鴿勒贖、恐嚇等行為,則涉及刑事案件,需由檢察機關調查證據後偵辦。 儘管海上放飛活動若造成動物死亡,確實涉及違反《動物保護法》,但如何舉證仍是個大難題,台灣海上賽鴿活動問題到底該從何處開始著手處理,記者會現場沒有答案,仍需有關單位再做後續研議。
spot_img